仍然沉迷在失去余旭的强烈悲哀中

2016-12-09 09:02

  昨日,天津武清区殡仪馆,成都商报记者把一束白菊放在暂存余旭骨灰的处所

文锦江鸥百媚身,韶华当着靓衣裙。

武清区殡仪馆间隔武清市区还有20公里。余旭的遗体是当天最早送到的。凌晨5点多,天还半黑半蓝,殡仪馆外的旷地上已经站满了送别余旭的人们。她的战友,身衣着笔直的空军制服。她的亲人们,着黑衣,佩戴着白花,眼睛红肿,仍然沉迷在失去余旭的强烈悲哀中。

在天津武清区殡仪馆,成都商报记者用一束白菊,送了这位所有人心目中的女好汉最后一程。这个偏远的小镇上,余旭这个名字兴许会永远留存在淡蓝的天空。

蔡竞

11月16日,这是歼-10女飞翔员余旭分开的第五天。这也许是平津大地最冷的一天。这一天,余旭的遗体被火化,她的父母、亲人、挚友、战友,在这个冷得骨头发抖的日子,含泪送走了她。

11月16日清晨4点多,大局部人都在睡梦中,余旭的亲友们已经动身。他们那个美丽活跃叽叽喳喳像个小麻雀的崇州妹妹,过了这天,将魂归蓝天。

薄情仍伴刀尖舞,忠胆常随建国勋。

痛悼川籍空军女飞行员余旭义士

怀操特技天穹啸,鹰击玄霄领雁勤。

喋血长天乘鹤去,断鸿声远破云纷。

泪水凝在眼角

天空阴沉,寒风萧瑟。11月的天津被初冬的寒意层层包裹。

(二0一六年十一月十二日)